月饼不能吃

扩列走扣扣614336855

比个心心超可爱啊♡

才不是咸鱼是桔子☆:

emmm一只娇弱的(划)草爹(๑˙ー˙๑)

初次尝试指绘【鞠躬】

就发出来玩玩【真诚的眼神】

比个巨大的心心给桔子♡吧唧一大口

才不是咸鱼是桔子☆:

给环环的情头。手动 @月饼。 (「・ω・)「♡

#一个不正经的群宣

全职古风群

进群无审

偶尔上戏。

这里主皮许博远。

昨天码的宣群梗】↓
联戏征伐梗

       双剑出鞘,既不收矣,如鬼如魅。月光清侧树晦,心静如水,挥剑前敌,温热之血洒在路旁之叶上,如是赭痕。

       白衣翻飞,衣以风鼓,伫于湖畔。月色迷人,湖水平池水中之花自落。好一派凄惨之胜。握手中之剑于其数追缠斗,坚之刃割肌肤血沾白衣。仍一面不逞者。

       “啧,管好你自己。” ——吴羽策

       “嚯,如果死了可别赖着我”

       俊眉稍挑,停下手里的动作把染了绿的纱布放回腰包中,抬手收紧宽大的袖口,提起放置在一旁染上鲜血的长剑。

      衣角翻飞,留下一股草药的清香,抿唇用手挽了个剑花,足尖轻点跃起,剑锋精准无误的抹过那人细长的颈部。 ——王杰希

       “没想到会是你,”略一偏头,堪堪避开刺过来的剑锋,“神医?”

       一手扶着插在地上的剑勉力支撑,单膝跪地,一手按着渗血的伤口,身上暗蓝色的袍子越来越多的显出血色,腰间的红绳不知何止受了连累,牌子挂在上面摇摇欲坠,被划了几剑的牌面有些花,隐隐能看出上面是一个“敬”字。

“我以为会是他呢,果然没这个好运么……”稍一用力拽下牌子,摩挲了一会,丢过去,“劳驾兄台,给他带过去吧。”——方锐

       夜色玄如泼墨,一袭白衣立于此处,手持长剑,墨发纷飞。看到来人,勾唇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 抬手拔剑,趁人出其不意剑身直下绪力三分,剑气向四方涌去,气流携带尘土向四方散去,在地上留下一片狼藉,提剑向上,剑尖直指来人咽喉。

      “听说,你们兴欣要讨伐我蓝雨?”——许博远

       “什么,讨伐?”

       遂是代表霸图到蓝雨做客,便是听闻此处的征战边随着去了,衣冠楚楚的文客抽出腰间的白扇,扇骨连着锋利的刀刃,一手背后脚踏七星不留痕迹。

       站在人身侧,还未说什么便见一抹幽绿的身影不用想,这便是神医王杰希。

       带着疑惑接过那人手中的物品,看着上面刻下的字迹微微一愣,但不失礼仪还是拱手做了谢,指腹摩擦这边角。

       “方锐…”——林敬言

        “嗯~怎么?兴欣这只讨伐队的头领,敬言认识?”
       闻言,林敬言转过身去,认出此人后,鞠了一礼,道
  
      “喻阁主”
     
     “敬言不必多礼,你这次可是代表霸图山庄来我蓝雨做客”微微一笑,收起了手中的扇子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忽又张开扇子,略带轻浮,道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但却不想让敬言见到了这么一幕,真是惭愧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不知我刚才问题的答案....”嘴角上扬,虽笑,眼中的冷意却愈盛——喻文州

       “喻阁主,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…”

       毫无防备的身后刺入一柄剑,哑然停止了话语,瞳仁颤栗,剑脱手而出,跌坐在地上,鲜血染红了翠绿的衣角。

       伸手试图抓住面前人衣角,用力挤出几个字,身后的剑伤生疼,眼里透着的满是不安。

       “兴欣…来人了…”——王杰希